2022-04-21

基药目录调整,这一问题影响所有药企

返回
01 人人抢基药品种

国家为了解决困扰百姓多年“看病难买药贵”的难题,从2009年的307到2012年的520,到现在的685个基药品种,对基层医疗机构(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及乡镇卫生院)实行基本药物配送制度。

这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,基药品种来自于医保目录,其剂型适中、价廉质优、深受广大患者认可。基本药物的实施,既解决了老百姓就地诊疗的后顾之忧,又让一大批陷入困境的乡镇卫生院起死回生,重新承担起当地医疗卫生主渠道的作用。

还记得在2010年基药刚刚开始全面实施的时候,无论是基药的生产企业,还是基药的配送企业,尤其是那些以小普药为主做流通市场的制药企业,都把基药品种当做今后翻身做主的金娃娃。

因为小普药基本上都在基本药物的范畴,国家实施基本药物政策,无意中给这些企业带来了重大利好消息,企业也把手中的基药品种当做是改变企业品种结构、快速做大企业市场的灵丹良药,于是积极参与各省市基药品种的招投标。

药品经销企业,也主动向生产企业提供自己的销售渠道和配送能力,争取获得厂家基药中标品种的独家配送权,也说是拿到基药配送的金钥匙。

02 流程越来越复杂

从安徽双信封模式到福建三明低价中标模式,再到目前参照周边十到十五个省均价模式,再进行挂网议价,或再来一个二次议价,单是基药的招投标方案就换了一套又一套。

从开始的纸质版到后来的纸质版加电子版,流程越来越复杂,手续也是越来越规范,使得生产企业花在招投标上面的人力物力费用水涨船高。

若不中标的话,那所有投下去的钱只能是打了水漂,还无法诉苦,因为没地方去说,说了也没人听。

即使好不容易通过三堂会审,其最终的中标价和当初的挂网价相距甚远,厂家的人只能苦笑。怎么说呢?为了确保中标,最终把价格压到现在这般地步,他们的老总肯定在想何时才能收回成本。

所以才出现了市场供货价与中标价倒挂的现象,有良知的企业只能贴着钱继续供货,先抢占市场,等下一次招标再往上提价,因为生存是企业的底线,还有千儿八百的员工要吃饭。当然还有一些企业为中标而中标,降低品质,以超低价中标,败坏了基药招标风气。

这是生产企业由喜到悲的过程,把一个个好品种做成了伤心品种。

还有很多的医药商业公司,开始也都是鼓足了干劲,拿出全身看家本事,想方设法去争得基药的配送资格。一些医药公司因资金、渠道、人脉等客观条件的限制,对着基药品种的配送只能是望洋兴叹,实力不如人,未能取得配送权。而拿到配送权的医药公司开始时踌躇满志,信心百倍,这下可以在基药配送这块土地上大显身手、大展宏图。

当然最终在有的省份的确实如此,由于拿到了基药在本区域的独家配送权,原本奄奄一息的公司从此起死回生,脱胎换骨,重现辉煌。

03 基药配送成了包袱

拿到基药配送权的医药公司好日子也没过上几天,烦心事就来了,政府相关部门所定的回款周期是三个月,但是在实际操作时往往延长了时间,尤其是在经济欠发达地区,拖欠基药款倒成了一件正常的事情。

开始时三个月,没多久就是六个月、九个月,甚至十二个月,拖得配送商也没了脾气,怎么办呢?问问其他地区,都差不了多少。

问其原因呢,无外乎以下几种情况:

1、有钱暂缓给,反正配送企业多(无节制地放款资质),你不送有人送,又断不了货,拖一天是一天;

2、没钱给不了,各级医保费迟迟下不来,医院想给,实在是无能为力;

3、政策不到位,还是没钱,国家按每户每人补贴的钱没按时拨下来,账上没钱,再说了基药都是零差价销售,基层医疗机构也不挣钱。

基层医疗机构付不了款,但是配送企业都是打预付款给生产企业的,原本资金比较宽松的医药公司,就是因为做了基药品种,如今反而入不敷出了,形成了账面有利润,手中没现金的局面。

加上如今的基药品种由于中标价格一降再降,留给配送商的利润本就有限,压款再这么严重,到头来还赚什么钱?本来都被大家看作是香馍馍的基药品种,如今已成了甩也甩不掉的烫山芋。

因为资金压在了基层医疗机构,一时还拿不出来,急得医药公司的经营者们毫无办法,导致有些大公司也采取一些非常手段,自己不再经销,不再拿品种,只是作为一个配送商,挣七到八个点的配送费。

让品种自然人挂靠在公司,由他们借公司的账户打款发货,由公司负责配送,结款也是由品种自然人负责,公司当月向品种自然人收取配送费。也就是说不垫资,只收取费用,占的是公司配送渠道和两票制的优势。

资金充裕的大公司都这么做了,中小型配送企业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,陷于其中暂时还出不来,拖都要被拖死了。

不过也有不少省份的基药做得比较好的,那都是当地政府给力,出台了扶持当地医药公司的优惠政策,让其独家配送。

这样的话就把基药配送与当地医药公司及地方财政捆绑起来,快速配送,快速回款,形成的税收留给了当地的财政,反过来又快速拿品种,厂家又给与好的条件,因为产品销售量上去,整个基药的配送步入了一条良性循环发展的轨道。

04 政府要参与解决

在实施基药政策过程中所发生的的问题,其实是个共性问题,二级以上医院同样存在着拖欠商业公司货款的问题,只是在基层医疗机构更为严重一些。

所以说最主要的一点是政府要及时将医保费用落实到各级医疗机构,让医疗机构能及时将拖欠的商家货款结清,也好使商家赶紧按照事先约定的账期给厂家回款。

但话是可以说得清的,不过在现实生活中,政府的医保费用也是不够花,因为好多的企业没有及时上交应该承担的医保费用,所以政府也难以及时拿出医保费用给医疗机构。

这是个闭环,医保费用的专款专用问题,最终还是发生在源头,如今好多企业以效益不好为由长期拖欠应该上交的养老和医保费用,导致政府统筹部分出现了短缺,从而影响了整个医保费使用链的运转。

这不是某个企业或某个环节能解决掉的,这是一项需要政府相关部门、医疗机构、商业公司和工业企业共同来协调和运作的系统工程。相信在企业在经济效益不断好转和增长的情况下,基药配送容易回款难的老问题会得到改观。毕竟,基药政策是我国对基层医疗机构支持和帮助的重要具体措施。

以上信息摘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,谢谢!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